游戲米米網

構建數字文化生態圈 助力中華文化走出去

來源:人民網-游戲頻道 時間:2018-10-12 10:46:59

原標題:構建數字文化生態圈 助力中華文化走出去  【文創視域】  作者:李亞娟(中國浦東干部學院教學研究部副教授)  隨著我國數字經濟和數字產業化的不斷推進,我國文化產業領域傳統的生產傳播方式也開始邁入以數字
 
原標題:構建數字文化生態圈 助力中華文化走出去

  【文創視域】

  作者:李亞娟(中國浦東干部學院教學研究部副教授)

  隨著我國數字經濟和數字產業化的不斷推進,我國文化產業領域傳統的生產傳播方式也開始邁入以數字技術為代表、吸引全民參與和消費的數字文化時代。廣泛鏈接、融合協作、系統發展的數字文化生態圈逐漸明晰。

  數字文化生態圈代表了一種新興的融合協作經濟及合作網絡的建立,多元因素和力量的高度統籌融合正在產生最佳能量環境,新的文化秩序和文化力量正在重組。它為中華文化走出去的存在形態和發展路徑,提供了新的空間和格局。

  北京民眾欣賞“尋夢海底兩萬里 深海之光”沉浸式藝術展。中新社記者 楊可佳 攝

  1.為中華文化走出去帶來技術助力

  中華文化走出去不僅是展示中華文化內涵和價值、提升國家軟實力的重要途徑,同時也是中國文化產業走出去的必然趨勢。近年來,雖然中華文化走出去穩步推進,中華文化產生了良好的海外反響,但仍應看到,中華文化走出去的世界影響力和市場競爭力仍有待提升,文化創意品牌和文化服務出口市場份額依然不足,中華文化海外傳播和傳媒產業逆差狀態并未改變。數字文化生態圈的構建對中華文化走出去來說,恰逢其時。

  當今世界,全球鏈接和數據流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增長,大數據發展一日千里。數字時代對經濟發展、社會治理、國家管理、人民生活都產生了重大影響。“加快數字中國建設”已成為新時期國家發展戰略。

  數字文化生態圈以政府主導、企業參與和社會互動為主體,以文化為紐帶,以無障礙、可訪問、可流動的新穎方式,利用數據整合分析及強大的推廣協調優勢,力求促成多元數字內容共融共生,擴展線上線下無限空間,進而助力數字中國建設。數字文化生態圈就像一塊磁石,吸引文化、科技、創新,聯動政府、企業、社會相互碰撞、包容增長。數字時代為文化產業迎來了發展新機遇,也為中華文化走出去打開了新空間。

  未來,文化都將實現數字化,打破目前文化產業存在的制度藩籬和行業壁壘,統籌各方力量,打造集“文本文獻”“人文藝術”“文化遺產”等于一體的“數字人文”資源庫,是構建數字文化生態圈的根基,也是中華文化更好走出去的前提。耗時10年,截至2017年,哈佛大學圖書館與中國國家圖書館等合作完成了4210種51889卷“中文善本古籍”的數字典籍工作。我國獨立開發的“唐宋文學編年地圖”歷時5年,于2016年年底測試上線。兩者相比,“唐宋文學編年地圖”不再是單純的、碎片化文本入庫,文本發生環境、史料隱含關系和意義集合被不斷開發,通過數據信息結構化,數據庫還可以自造視覺實境空間。這比燕京圖書館中文善本特藏數據庫更接近數字人文概念,也更為使用者所喜愛,成為中華文化走出去的有力資源。數字文化生態圈正是通過技術蔓延,釋放一切可能潛力,支持可預見的數據集群,加速思想傳播,增加價值。

  2.為中華文化走出去聚合多元動力

  創新不應只關注短期績效,能力建設帶來的長期結構性變化更為重要。數字文化生態圈的構建旨在通過無障礙、無限制交流,加快知識轉移,推出多種合作伙伴關系,求取可持續發展優化。它希望提供結構化的激勵措施,通過知識產權保護,隱私政策,共同籌資,共享服務和數據平臺,克服高昂成本,幫助成員更快適應快速變化的信息技術,解決需求,創造機遇,贏得最大公約數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數字文化生態圈產生的“多對多”結構化合作伙伴關系還可以召集學術、娛樂資產和文化政策制定所需的各種研發能力,為任何過大或過于復雜的研究領域鋪平道路;它可以使用數據智能解決方案分析、預測、分解風險;它也可以借助數據整合分析,快速完成公共資源調配和商業化部署,填補市場空白。隨著數字文化生態圈的不斷構建,一個公私研發協作、代表行業和用戶界面、面向可識別挑戰、解決數字鴻溝的多方合作共贏局面完全可以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在文化走出去的過程中,數字文化生態圈的政府、社會資本、網絡公民并不是完全線性存在的,由于數字文化生態圈的高度融合和統籌,三方利益反復交叉糾葛又不斷再次分配。有網友通過登錄“唐宋文學編年地圖”,突發奇想,建議開辟“跟著詩人行走”美食、文化旅游路線和商業鏈接。同時,在數字文化生態運行過程中,受眾體驗、媒體報道、收益和效果評估等信息會被及時搜集和反饋,數據的生態化智能分析,將對進一步的文化項目和產品遴選做出政策性評估,確保研發、投資的配給和退出可能,造就持久伙伴關系投資就業平臺,實現文化價值和產業價值、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政府企業和個人間的良性循環,激活經濟并促進社會融合。

  3.為中華文化走出去催生內容創新

  科技永遠是創新的不竭動力。中華文化悠久浩瀚,至今仍滋養著各種新興文化。但近年來,我國一些文化產品過分索求商業價值,出現快餐式消費,一些粗制濫造的文化商品大量存在。這些泡沫性文化現象提前透支了文化走出去的發展動能。因此,數字文化時代,高揚人文精神、提升文化價值刻不容緩。

  數字文化產業的內核是文化內容和創意服務。因此,要以文化內容為王,擴大優質產品供給;以數字技術為翼,盤活無效供給,淘汰過剩供給;創意創新為本,研究新消費,激發新供給,培育和引導新消費。

  一方面,整合數字文化生態圈各方資源,利用數字技術提升文化內容,肯定中華文化價值,完成傳統資源的當代轉換,釋放中華文化特有美感;另一方面,通過傳統文化、新興文化和數字文化的融合,賦予“影視、動漫、游戲、電子圖書、多媒體藝術”中國元素,為文化走出去創造新的文化價值和商業價值。

  騰訊作為我國網絡游戲海外投資的領頭軍,就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并與敦煌研究院攜手,深挖敦煌文化與游戲融合可能,以數字技術智能匹配絲路文明,演繹游戲,講述“一帶一路”傳奇故事。如此創意,既使傳統文化開啟了青春表達,煥發了底蘊,也使網絡游戲通過價值沉淀,對國內國際玩家產生深度影響,獲取持久生命。

  4.為中華文化走出去實現價值共享

  數字文化生態圈的構建不僅是一種技術上的變革,更是整體文化生態的變革。文化通過數字加工傳播后,文化經濟的過程才剛剛開始。數字文化生態圈的無障礙鏈接,滿足了世界各地消費者個性化、零散化、小單元和無間斷消費,文化潛在的價值意義和情感支付日積月累、逐漸疊加。

  流通的意義遠遠大于文化產品本身。文化走出去在文化經濟的醞釀下,用一種遠超商業資本的力量推動和決定經濟回報和社會認同的程度,放大文化價值,實現價值共享。比如,致力數字閱讀平臺和文學IP孵化建設的閱文集團,立足網絡數字內容產業升級,融入數字文化生態建設,連接更多國際制作能力團隊,從全球領域思考IP衍生變現,運用強大的數字技術深度開掘具備國際化思維的優質IP,試圖通過超級IP價值觀沉淀,對全球用戶產生持久影響。讓世界了解中華文化,認同中華文化價值,實現從“文化價值輸出”到“文化價值流出”再到“文化價值溢出”的文化升級,才是中華文化走出去的真正意義。

  數字文化生態圈的構建為中華文化走出去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遇和平臺。中華文化走出去,就是要通過各種渠道和平臺完成對外文化交流、對外文化產品和服務出口,最大限度地提升對外文化宣傳的效果,在擴大我國文化國際影響力、增強文化軟實力的同時創造經濟效益。數字文化時代,文化走出去完全可以借助數字文化生態圈這個力量倍增器,憑借其數字人文資源庫、多元融合協作力量、無障礙交流以及資金籌措等優勢,創新適應新形勢的文化傳播模式。目前,雖然我國數字技術與文化產業融合度不斷提升,但技術驅動和效能釋放尚未在文化走出去領域完全顯現。只有積極融入數字文化生態圈構建,創新文化走出去戰略路徑,明晰文化走出去內容設置,優化文化走出去內容體系,拓展文化走出去關聯主體,健全文化走出去風險預測、過程管理、績效評估和后期矯正體系,才能更好地促進中華文化走出去。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8日 15版)

 
 
(責編:沈光倩、楊波)

精彩推薦

广东快乐十分必赢买法